《亲爱的》原型终相认,这是大团圆结局吗?

昨天,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失散多年的儿子孙卓被找到。

对于孙海洋来讲,奔走14年的他终于可以停下脚步,仔仔细细去看看儿子。

被拐时才4岁的孙卓如今个头比孙海洋还要高。

在认亲现场,孙海洋和妻子抱着儿子肆意地哭着,

“见面前我还在担心,哪怕是DNA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我还是怕搞错。直到真正见到孩子,我才敢大哭起来,我是真的找到孩子了。”

自从孩子被拐走后,寻找儿子便成了孙海洋的主业。

他将自家包子铺的店面改成“寻儿子店”,发起“寻子联盟”,与公益组织、警方、媒体合作,走遍大街小巷。

在寻找自己儿子的同时,也帮不少父母找回了被拐走的孩子。

孙海洋看着“寻子联盟”的一对对父母寻回了孩子,他的故事也作为打拐电影《亲爱的》的原型之一搬上荧幕。

当年电影上映后,多少人看完电影哭得稀里哗啦,那种苦苦寻觅孩子的无助、挣扎、怀揣满腔希望却又一次次落空的破碎感。

作为父母我们更能感同身受。

而对于被拐孩子的父母来讲,失去孩子的痛苦,他们要经历两次。

一次是孩子被拐时,一次是孩子被找到时。前者是失去孩子,后者是孩子的情感寄托已经完全转移到另一个家庭。

孙海洋的儿子被找到后,面对媒体的采访,他直言到,自己感到很愧疚,应该不会留到亲生父母那边,他们应该会很失望吧。

孙卓说“现在的父母不管怎样,养了他十几年……现在多了一个家,这边是我的父母,那边也是。”

听到孙卓这段采访后,很多人觉得很愤怒,有网友还在评论区指责他没有心。

但我们不能要求受害者过分理性。

从4岁到18岁,孩子的情感已经可以说是完全依赖于“养父母”,对他来讲,“养父母”就是切实生活了十多年的家人。

人不是冷血的动物,感情无法立刻割断。

孩子也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件事儿。 亲生父母往往尊重孩子的意愿,因为爱之深,他们不愿孩子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千辛万苦才得以找到的孩子,只要他好,就好。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郭刚堂,也就是电影《失孤》的原型。

今年7月的时候,郭刚堂历经24年,终于找回了被拐的儿子郭新振。

和孙海洋儿子的选择一样,郭新振打算留在“养父母”身边。

郭刚堂也说,对于孩子的“养父母”,“就当是一门亲戚去走动。”

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亲生父母能讲出这句话,就像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不管是孙海洋还是郭刚堂,做出这种决定,何尝不是出于无奈呢。 因为经历过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更在乎的是孩子的感受因为想重新拥有孩子,就需要先尊重他的感受。

而对于被拐的孩子来讲,养大他的人才是“家人”。

“养父母”养大孩子,至少是养大了一个健康的孩子。

但那也只是罪恶土壤下开出的名为“温情”的花,本质依然是恶。

“养父母”,才是人口拐卖的根源。

收买郭新振的夫妇,生了两个女儿,但他们一直想要个男孩。 当年从人贩子手上花了1万块将郭新振买回家时,大女儿快成年,小女儿也比郭新振大了不少,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他们呵护备至,从没动手打过孩子。

郭新振念大学的钱,是两个姐姐出钱资助的。俩人还拿出了积蓄,帮郭新振置办了房子和汽车。

这对买家,为了想留个儿子继承香火,从人贩子手上买卖。

为了给儿子最好的生活条件,让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供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上学,还买房买车。

不光重男轻女压榨自己的女儿,还花钱买别人的孩子毁掉另一个家庭。 如果郭新振不是男孩,不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养父母”还会如此偏爱吗?

收买孙卓的夫妇,据新闻报道,这对“养父母”家也还有两个姐姐。

所以,收买一个男孩对这个家来讲,也只是为了满足想要儿子的私欲。

我们都知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人贩子固然是十恶不赦的,但如果没有买家,人贩子又能贩给谁呢?

所谓的“养父母”,买来一个孩子,是出于爱吗?是出于自私和卑鄙。 买家,才是人口拐卖的根源。

我国现行的97年《刑法》将“收买”入刑,但很意难平的是,郭新振被拐卖的时间早于新刑法施行时间。

而“收买一律入刑”是15年的刑法修正案最终确定下来的,在此之前,对于买方是“不追究刑事责任”,随后修改后变为“从轻或从减处罚”。

所以收买郭新振的买家很难追究其法律责任, 但收买孙卓的买家,按照现行法律程序,已被采取相应措施。

即便法律暂时不能严惩买家,但大众对于买卖同罪的呼声一直都很高。

买孩子的行为,是最原始的恶,是犯罪。

买家的需求就是为人贩子提供“鼓励”,还有苦苦寻找孩子的父母奔波于各个城市各个地区。

在今年10月6日,同样也有一位被拐儿童被找回,而他涉及的案件就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梅姨案”。 或许有些人对于梅姨这个名字比较陌生。

但对于9户失孤家庭来说,梅姨这个名字就是噩梦般的存在。

2017年6月,广州警方曾经发布一个通告,对一名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

描述中似乎“平平无奇”的梅姨,却经手卖出了9个孩子。

她仿佛是一个人间恶魔,随时随地将罪恶的手伸向无辜的家庭。

“梅姨案”陆续已经找回了6个孩子,但梅姨依旧下落不明,逍遥法外,不知道她还会种下多少恶果,很难想象。

所以,19年的时候,一张她的疑似画像刚出现在网络,就引起了轰动。

虽然,之后被警方辟谣,但整件事本身透露着一个好的征兆,那就是全民打拐的共识,已经深入人心。

打拐电影、梅姨案仿佛是一个导火索,点燃了整个社会对拐卖儿童的重视。

即便没有确凿证据确定梅姨是否真的存在,但拐卖存在,“梅姨”就存在。

有孩子的家长都应该小心注意防范身边的“梅姨”,因为没有人能承受孩子被拐带来的伤害。 如果不幸遇到孩子走失,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握关键的黄金24小时呢?

首先,当然是第一时间报案,向警方提供已有线索,这是找回孩子的关键。

曾经看到过一个妈妈选择先发朋友圈,因为她觉得“时间不够立案”,害怕警察不予受理。 如果真的等到24小时以后才报警,落在人贩子手中的宝宝可能早就被拐到别的城市了吧!

因为在很多的拐带事件中,人贩子一旦得手后,就会迅速帮孩子易容,把孩子身上原来的特征抹掉,从而逃避四面八方的监控。

所以,时间拖得越久,情况只会越糟糕。

但很多人都认为“只有过了24小时,警方才会立案调查”,连讲述拐卖儿童的电影《亲爱的》中都有这样的片段:

其实,这是一个误区。

根据《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中早已有了立案的规定:

设立24小时的初衷也只是因为有些人所谓的“走失”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失联”。

警力毕竟有限,调度起来会有一定的难度。

但是,一旦有迹象表明孩子可能被拐卖,或者出现恶性事件、有受到侵害的痕迹,警方也依旧会第一时间出动的。

2016年,由阿里巴巴公益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安部刑侦局主持开发的一个为失踪儿童发布权威信息的平台正式上线。

这个平台又名“团圆”系统,适用范围不仅是被拐卖的儿童,还包括离家出走、迷路、溺水,甚至是贪玩不见了的孩子,都可以向“团圆”系统报案,以便及时发布有效信息。

目前,已经有包括微博、高德地图、支付宝、淘宝、饿了么等多个被大家熟知的app接入了“团圆”系统。

在报警的同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少年儿童犯罪预防专家王大伟博士有一个“十人四追法”在网上广泛流传。

这个方法简单快速,但绝对不能搞错其中的细节哦!

1.父母一方原地不动,另一方发动亲友10人准备搜寻(10这数字很重要)

2.安排至少4个人,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2公里内,沿大路快步搜寻;然后安排至少4个人,去2公里内公共场所进行寻找。

3.以上这最少是8个人,还要有2个人做什么呢?1个去报警,1个人要留在家里,等待孩子可能自己回家。

孩子能够被顺利找回,自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如果有方法预防孩子走失,才是对孩子最好的保护。

育儿网为大家整理了儿童安全防走失的要点,家长们可要留心了:

1.不要随便透露个人信息,与不熟悉的人交谈时保持警惕。

2.带孩子出门时别只顾着玩手机,注意抓紧孩子手腕。

3.定期拍摄孩子最新的生活照,便于孩子走失后及时提供相关线索。

4.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给孩子配带有定位功能的手表,随时获取孩子准确的位置。

5.婴儿车内的宝宝要注意系好安全带,防止坏人能瞬间抱走宝宝。

6.出门时要和孩子做好约定,万一走散了可以在哪里汇合。

7.让孩子铭记父母电话,随身用品上最好能附上父母的联系方式。

8.平时不要用“警察来抓你”吓唬孩子,要让孩子明白有困难找警察。

9.可以适当的给孩子模拟走失情景,让孩子在情景学习中冷静有序地应对走失。

其实,说了这么多,最重要的就是在人多的公共场所,不要让孩子离开家长的视线范围!

人贩子不会因为国家打击力度变大就不做这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孩子的安全事故本身容错率就很低,没有人有足够的运气确保“意外”发生后还可以失而复得。

与其悲剧发生后后悔,倒不如把关好孩子每一次的安全。

愿天下无拐,愿每个孩子都能在自己的家庭中健康成长。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注公众帐号
育儿网
以心交流,用爱育儿

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