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让世界哗然,这位科学家的底线在哪里?

11月26日,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的前一天,一则“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消息引爆网络,惊动全球。这两天,“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持续发酵。目前,所有涉事方均已澄清和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的主要负责人)关系。

事件经过:

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基因经过修改,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一文中称“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目前各关联方回应汇总:

人民网深圳频道:已撤稿;

优酷:已删除上传的5段视频(是主动删除还是平台下架不得而知);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试验的伦理审查方和研究实施地点):没做过此项目;

深圳医学伦理委:试验未经医学伦理报备,已启动事件调查;

伦理审查文件“签字”者:不知情、未参会、没签字;

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已停薪留职,该研究未向学校报告,已“查封”贺建奎办公室;

公益组织“白桦林”:帮助联系志愿者后再无联系;

国家卫健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

超百位科学家联合声明:危害不可估量,强烈谴责;

美国莱斯大学:调查该校教授涉嫌参与基因编辑研究;

140位艾滋病研究学者联合声明:坚决反对这种无视科学和伦理道德底线的行为;

两家专业学会(中国遗传学会基因编辑研究分会和中国细胞生物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联合发声:对这一严重违反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违背医学伦理和有效知情同意的违规临床应用表示强烈反对并予以严厉谴责;

科技部:明令禁止,将按照中国有关法律和条例进行处理。

贺建奎为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去年2月19日,贺建奎在科学网博客上发布了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的文章。得出的结论是: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然而,文章发布还不到1个月,贺建奎就启动了项目。

那么,贺建奎有没有解决安全问题呢?

答案是,并没有!现今还存在3个问题:

一、基因编辑婴儿并不能完全免疫艾滋病。

仅修改CCR5基因,两个孩子未来之对免疫R5型HIV的感染,而对XR4型HIV则没有抵抗力。

二、CRISPR/Cas9技术存在严重的“脱靶”问题。

基因编辑很可能误伤其他基因,如果误伤的是关键基因,那么很可能导致个体不可知的严重损伤乃至于死亡!

三、遗传风险和表型风险不可控。

直接修改了胚胎,致使所有基因编辑的靶序列和脱靶效应错误编辑的基因型都直接变成了可遗传的了。如果这个孩子被证实被严重的脱靶效应影响,甚至有可能会被剥夺生育的权利。

实验修改的ccr5Δ32基因,虽然被证实对HIV免疫,但ccr5Δ32各种免疫缺陷的研究方兴未艾。给未出生的婴儿,不经其同意安上一个已经被证实存在缺陷的基因型,是非常危险的。

也就是说,这可以说是一场漠视生命的人体试验。贺建奎为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或许和一份表单有关。在天眼查上搜索“贺建奎”三个字,我们赫然看到不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那一栏写着全都是他的名字。

目前尚无法推断基因编辑婴儿和上述公司有何联系,无法也不敢猜测会给上述公司带来多少利益。但我们能确定的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这2名在实验室里出生的孩子,虽生而为人,看似被精心呵护,但实际上从出生到成长,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的监控下,一生都沦为试验品,而这一切她们无法选择,也无力改变。

27日,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在香港开幕。据悉,处于风暴中心的贺建奎已到会议报道,会在Human Embryo Editing”的环节中发表演讲,29日下午出席公众讨论会,并在当日公开该项目数据。不知贺建奎是否现身,会有什么样的“高论”,又会引发什么风波,让我们继续关注。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注公众帐号
育儿网
以心交流,用爱育儿

图说